庆阳信息网
体育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体育

棺山夜行 第48章-换脸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3:23:28 编辑:笔名

棺山夜行 第48章:换脸

“我才不帮你呢,七叔,我觉得你这样不好,她毕竟是xiǎo狼以前的妞,你这么做太不合适了。而且这要是让xiǎo狼知道,他怎么看你,怎么看我们发丘门的人。”马大哈站在岸上,义正言辞的和我説道。

我被马大哈的这一番话给干蒙了,没明白他这是唱的哪一出。竟然还敢教育起我来了,看了一眼胸前抱着的“黄蓉”,才恍然大悟。

原来马大哈把我刚才抓“黄蓉”,当成了要强暴她,顿时火冒三丈的对他喊道:“少他妈废话,你xiǎo子妈的想什么呢,我是那样人吗?她要跑,我才抓她,快diǎn下来帮我把她弄上去。”

骂完马大哈,我自己想想,都想笑。刚才那动作的确是有那么diǎn意思,先是在水潭边把她裤子拽了下来,屁股都露出来了,马大哈不可能看不到。然后我又追到水里,等浮出水面手还紧紧的抱住人家的胸,也难怪,毕竟马大哈不知道我看到了记事本,更何况不管是谁,看到这一幕都得这么想。

心想要是被xiǎo狼看到这一幕,可就惨了,他还不以为我在霸占他马子啊,幸亏他没在这,要不然还真不好解释。误会是xiǎo,搞不好还得兄弟相残。

就在这时,水中离我不到2米的地方,钻出个脑袋来,借着马大哈的手电光,一看竟然是xiǎo狼从水里钻出来了,眼睛正盯着我和“黄蓉”看。

尼玛真是想曹操,曹操就到,看xiǎo狼直勾勾的盯着我们,我也往前看了一眼,才发现,我手还在“黄蓉”胸上抱着。立马不由自主的把手撒开,很怕xiǎo狼误会,可就是手一撒开,“黄蓉”立刻就钻了出去,还好我反应够快,另一只手一把抓住她的一只脚。

“别看了,先帮忙啊,她要跑。”我对着xiǎo狼喊道。

这时xiǎo狼才缓过神来,游了过来抓住黄蓉的胳膊,准备往岸上拉,我立刻在一旁喊道:“先别上去,她还不能上去,等我一下。”

xiǎo狼被我喊的一声,给喊愣住了,没明白我什么意思。我连忙上去,把拽下来的裤子,递给水里的“黄蓉”。她只能用一直手穿,另一只胳膊被xiǎo狼死死的捏在手里。

等她穿好后,才给她拉上来。我们并没有绑她,而是把她逼在石头后面,尽可能的不让她接触到水潭。一旦再让她跳进水里,就很难抓到她了,毕竟她对这里比我们熟悉。

我见xiǎo狼还没明白怎么回事,连忙和他解释一番,免得他误会,把刚才的经过都告诉了他。xiǎo狼diǎndiǎn头,説他知道是谁了。

原来刚才xiǎo狼出去説是验证什么,就是去验证她是不是黄蓉,xiǎo狼去把埋梁超附近的石堆都扒开了,找到了黄蓉的尸体,已经得到验证的结果。

我走到石头前,本想把记事本拿过来,给xiǎo狼看,可没想到站在一旁的“黄蓉”朝着我的脸上“啪”的一声,就是一个耳光,嘴里还骂道:“下流。”

虽然我并没有反抗,但我真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説不出。心想你要是不跑,我就不用去追,也就不会有这事,咱们备不住还能坐下来好好谈谈,非得弄的现在这么尴尬。

其实我现在也有diǎn害羞,并不敢直视的看她,毕竟在水里给她身上摸遍了,重要部位都被摸到,是有diǎn下流的意思。虽然那并不是我本意,可我始终是占了便宜,所以挨这一耳光,只能挺着了。

拿着记录本灰溜溜的走了回去,我能明显的感觉到脸上的热感,并不是因为她打的,而是有一种害臊的感觉,我敢断定此时脸上必是一片通红。

“孟心蕊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xiǎo狼站在一旁终于开口説话了。

我拿着记事本还未来得及翻看,就听见xiǎo狼的这句话,心里顿时画了个问号,孟心蕊,是谁?难道是她,她的真名叫孟心蕊。问题是xiǎo狼怎么知道的,该不会又是他认识吧?果然我并没有猜错,她也反问了xiǎo狼。

“你还记得我,你是怎么发现是我的?”孟心蕊冷笑一声,反问道。

“你不该在扒出假梁超尸骨时,表现的那么激动。黄蓉根本不会那么激动

棺山夜行  第48章-换脸

,即使是有人骗了她,她也不会那样。我很想知道你现在的长相怎么和黄蓉一样?”xiǎo狼一副心思缜密的样子,奇怪的问道。

如果单凭他们的对话,我绝对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认识xiǎo狼,还认识黄蓉,而且比较了解他们两个。我能听的出孟心蕊的説话口气中带有怨气,心里不难想象出她与xiǎo狼也许有一段孽缘。

“如果我告诉你,我和黄蓉换脸了你信吗?”孟心蕊摆出一副天真的样子,不过看上去比较假。

“我信,你能做的出来。”xiǎo狼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,直勾勾的盯着她説。

“你是不是以为我很想成为她,不,我不想成为她,我讨厌黄蓉,讨厌这张脸。如果当时我知道换上这张脸,还是会爆出血管,我坚决不会接受换她的脸。”孟心蕊言语中尽显被迫与无奈。

xiǎo狼并没有接着她説的话,而是在水潭边上走了几步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。

“你还在想着黄蓉,她有什么好的,都已经3年了,你还不能忘却吗?当时就是因为她,你才离开的,难道你就一diǎn都不怨她?”孟心蕊显得有些激动,説话时我看她的身体在发抖,一种嫉妒的表现油然而生。

xiǎo狼摇了摇头,问了句:“是梁超给你换的脸吗?”

孟心蕊低下了头,虽然没有説话,但通过她的表现来看是默认了。

看着孟心蕊的状态,我心説,不会是这女人和那个梁超有一腿吧,看这个意思还真像。一股羞嗒嗒的样子,要么是喜欢那个人,要么就是被那个人玩了,看样子肯定不是前者。要不然刚才提到黄蓉时,她不会嫉妒的那么激动,看来心中还是喜欢xiǎo狼。

想不到,xiǎo狼这家伙3年前,竟然还有两段情缘,看不出来xiǎo狼还挺有色福的。原来这一切都是xiǎo狼的风流债,我説怎么这么乱吗,看来都是这家伙惹得祸。

最快更新,阅读请。

甘肃治疗包皮包茎方法
甘肃治疗包皮包茎费用
甘肃治疗包皮包茎医院
甘肃治疗包皮过长方法
甘肃治疗包皮过长费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