庆阳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蔷薇战皇 第一百八十章 哥是穿越,哥怕谁-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58:47 编辑:笔名

蔷薇战皇 第一百八十章 哥是穿越,哥怕谁?

若不是问苍天一直盯着他看,俊公子也不会难为他,本来问苍天他解释完的上一句,根本就説不通!

因为远古时期的蔷薇大陆上有那么多的帝国存在,那么多的历史那么多的文人雅士,谁知道他説的对不对呀,若是他是顺口胡诌,那他算是巧舌如簧,能言善辩!

可是现在自己让他继续解释下去,看他接着怎么胡诌,怎么周全!难不成这厮还能口若悬河的继续胡诌下去?

“哼,我让你个大变态看我,让你看我!”被问苍天看的心中发麻的九公主甄莹,竟然实施了报复,并且同一时间与剪秋一样,认为我们的问苍天问大皇子是大变态

问苍天微微皱眉,看着有些奇怪的那位“少爷”,表示十分的无奈。

你到底什么意思嘛,是要整我嘛?唉好吧,谁让本少摸了你呢,就当本少欠你的吧。

吴辰筱这些文人就是麻烦,又是失礼,又是见怪自罚的,唉,毕竟礼多人不怪,问苍天説完无妨觉得还不够,又补充道:“吴兄啊,这话可不对,咱们雅士共饮只求随心随乐,吴兄你如此限制下去,那在下就没办法説了。”

“哈哈,好!问兄,我随心,你请继续,哈哈,你请。”吴辰筱一抬青衫袍,安稳坐下,好似要听问苍天继续道来。

看到此,问苍天也不再犹豫,环视了众人一眼

,开口道:“嗯,那在下就简单解説一下。”

“中间xiǎo谢又清发。此处的xiǎo谢:既指谢朓,南朝帝国附属公国齐国的大诗人。后人将他和帝国大诗者谢灵运并举,称为大谢、xiǎo谢。”

“这里在下用于此处,仅以自喻而已。现在,不知诸位可否认为此诗这两句并非在下胡乱填写的呢?”问苍天眨着眼睛,看着那俊“少爷”侃侃谈论道,不过眼神之中好似带有一diǎn挑衅的味道。

接触问苍天那道得意、挑衅的目光,俊公子则是一脸平静,并无什么怒意,好似修养极好。

这公子面无表情,但这公子的内心,却属实是一diǎn也不平静!

“哼,又看!看什么看!有什么好看的!再看本公主就揍你了啊!”

“哼,本公主也不是吃素的,你不是通读史书嘛,看本公主怎么整你!”就在这俊公子想着怎么整问苍天时,问苍天巧而又巧的又扫了他一眼。

“哼,你个虚伪的家伙,啊?你!!!你竟然还看你竟然敢调戏本公主,哼!你完蛋了了!”

被问苍天一直看着的九公主甄莹,是越来越生气,因为甄莹九公主觉得,这个摸过自己的家伙已经知道自己是女儿身,可知道之后这人竟然不懂得隐藏,反而是越来越肆无忌惮,忒嚣张了。

甄莹九公主一直搞不明白,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,从自己上三楼以来,他就一直盯着自己看,看到现在还盯着看,甚至解释个诗句都盯着自己看,这不是*裸的调戏嘛。

哼,婶可忍,叔不忍,摸了我,还敢调戏我今个非得把你个家伙虚伪的面孔扒下来不可,让你丢丢人。

此时此刻,如果问苍天知道这位俊俏的少爷之所以针对自己,就是因为自己盯着人家看,并不是因为自己摸了他

人家是被你看生气了,被你看怒了,这才非要和你对着干的对于这个原因,有着愧疚感的问苍天若是知晓,非得气的吐血而亡不可。

接着,“啪啪啪,问兄果然是博古通今,学富五车呀。那不知,问兄这样智德卓越才思敏慧之人,对对子如何呀?可否,接下在下几联对子呢?”

本来还一脸平静的俊公子突然拍声叫好,悄然离座,慢步走到问苍天面前,目光冷如宝剑,与其争锋道。

“靠!有套,有阴谋啊!这丫丫的女人到底要干嘛!本少不就是摸你一下嘛,本少都如此如此让步了,你还想咋滴!”

“奶奶个大腿的,大不了本少让你摸回来,还不行嘛!!”

“嗯哼,摸了一下,难道就值得这样闹下去嘛”随即一想,问苍天苦着一张脸,望着眼前站立的俊公子,内心无比纠结且十分蛋疼的想道。

就在这时,有人好似唯恐天下不乱,大声嚷道:“好!好提议,在下觉得,对对联可以在此一比。”某位留着一撮xiǎo胡须的才子,带着一丝奸笑的掺和説道。

这人一説,诸多才子也是头脑聪慧之人,自然明白这其中的奥妙之处。

嘿嘿,作诗你问苍天厉害,接下来若是对对联呢你问苍天哈哈,等着出丑吧!诸多才子皆得意的想道。

“哈哈,确实是个好提议啊,在下刚才见识到了问兄博古通今的才学,在下正想见识见识问兄出口成章的才学,不知问兄可否赏脸呀?”

本来提议饮酒赋诗的那个家伙,一听有人提出与问苍天对对联,赶紧高调説道。

这厮心中甚是得意,原本是应该由这厮第一个作诗,来抛砖引玉。这货也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,唯恐其他人先作之诗过于完美,他后作诗赋又比不上人家,怕丢了脸面,所以他才要第一个作诗。

可是,他还未来得及作诗赋,就被俊公子疑问问苍天的诗句打断,这诗句也就没做成。

毕竟这厮也十分清楚自己赋诗的能力。若説自己赋诗的能力,那可比不上自己对对联的一半呀!

这问苍天再怎么博古通今,这对对联,考的是才思敏捷,出口成章,你再怎么博古通今,思维能力跟不上也没个屁用!

“嘿嘿,这下,我看你问苍天怎么对,哈哈,输了,看你怎么回你的蔷薇学院。而我,赢了蔷薇学院的学员,恐怕要在莲花学院大红大紫啊!”

提出饮酒赋诗的这厮心中得意的想道,甚至于他都想到了自己胜利时诸多才子崇拜的眼神儿。

阳谋,这几位才子你一言我一语的,简直就是*裸的布下阳谋啊!

这话都让他们説到这份上了,哪里还容的自己推辞。

春风吹,战鼓擂,哥是穿越,哥怕谁。

xiǎo样儿,抛开米修皇子记忆的才学不説,我中华五千年历史文化沉积,还整不过你们这帮异世的xiǎo文盲了,哼,来吧,哥全接下了。

“哈哈,既然大家如此抬爱在下,在下也不能扫了大家的兴致,恭敬不如从命,那就对上几联吧,不知谁先来。”

问苍天沉思片刻,笑呵呵的扫视了众人一眼,好似并无察觉这是阳谋,十分开心的説道。

柳州治疗妇科医院
厦门治疗月经不调医院
达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
柳州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
厦门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