庆阳信息网
娱乐
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

谁来为扬州柞榛正名

发布时间:2019-11-22 19:40:22 编辑:笔名

谁来为“扬州柞榛”正名?

榨榛、柞真、柞桢,还是柞榛?有一种树名至今仍争议颇多。以 柞榛之乡 自居的南通在其开设的柞榛博物馆或编写的书籍中都统一称为 柞榛 。 在给柞榛定名的同时,南通以及上海或者更远的台湾生意人,把目光瞄准了与老红木、樟木齐名的柞榛家具。他们在苏中一带高价收购,而扬州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据点,大量的柞榛家具在扬流失。 扬州柞榛大多流落到南通 那张柞榛凳子让南通人跑了五六趟,软磨硬泡让我卖给他们。 东关协泰行传人李声白秉承家风,是一个收藏的行家,对古木家具也颇有研究。前不久,他在协泰行店堂里放了一张许多年前在古玩市场淘来的柞榛圆凳,引起了几个外地人的关注。 在闲聊中,李声白得悉,这几个外地人是南通专门从事家具买卖的生意人。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有全国各地的外地人来扬州收购柞榛古家具,其中以南通人居多。 据《收藏》杂志记载,从1985年开始,一支古家具收购大军就在南通 安营扎寨 ,发掘资源。黄花梨、紫檀和柞榛古家具车载船运,源源不断流向国外。扬州在这其中不知不觉成了货源地。据了解,扬州许多古家具店都有买进卖出柞榛家具的经历。 价格可以了就出手,跟着行情走。 东关街另一家古家具店店主表示。他证实, 这些年,柞榛家具在扬州越来越少见了。 李声白说,柞榛因为质地坚硬,纹理绚丽,如果后天制作工艺精美,实用及收藏价值都极高。最近一次跟南通生意人交流时,对方透露曾花高价在扬州收了一张 霸王摚(chēng,古同 撑 ,支撑) 平头案和一张方桌,做工精美,品相上乘,可能是明朝的。 这些家具只要到了南通,肯定被贴上南通产、南通工的 标签 。所以我店里的这些个东西是绝对不会卖的。 不仅那张造型特别的圆凳,还有两个柞榛木箱、一张禅凳等物品,李声白仍会一直留着,不指着卖钱。 柞榛曾生长在扬州的沟坎边 柞榛家具怎么到了南通就被当成 当地特产 了?用搜索引擎查找 柞榛 ,发现知名收藏家马未都的一句话频被引用,他说, 江苏南通出产柞榛木,只在那个地区有,所以一见柞榛木家具,就知道从那儿来的了。 其实不然,除了南通,扬州、泰州一带也长有柞榛。年过六旬的扬州画家陈扣俊早年当过木匠,对于成材树木颇有研究。他告诉,且不谈古时,在他的印象中,就在扬州杨庙至仪征后山区以及泰州农村许多地方见过柞榛。 这种树相当难长,经过许多年的砍伐,成材的少。 说柞榛扬州产,因为已没有成林、成材的树,证明谈何容易。李声白却坚信,扬州原来就是柞榛的生长地,只是早年滥砍监伐导致现在的局面。通过史料查询及问访长辈,李声白认为,扬州是冲积平原,到处是河沟和池塘,柞榛树就生长在这些沟沟坎坎的边上,柞榛长得很慢,百余年也只有碗口粗,浑身是刺,原先有人将柞榛树插成一排,作为篱笆用,但柞榛从来不能成林,就这么零星地长着;蚕喜欢吃,也引来其他的虫子,本来长得就慢,虫子一咬,就更慢了,树干也就有很多空洞,树形是欹侧的,还像紫檀、黄花梨一样,分白木层和心材,只有红褐的心材能够使用,所以人们一般不愿意等几百年成材,看到了就砍。砍下来的柞榛,去掉白木的边材,要在空气中放五年以上才能使用。 这一说法,也在扬大园植学院专家熊作明那里得到证实。熊老师表示,柞榛就是柘树,桑科,瘦西湖等景区很可能有种植。 再说扬州工,因为家具鲜有留款的,所以在扬州出现的柞榛家具再精美,也没有办法证明。然而陈扣俊、李声白,包括部分有见识的古家具商都认为,既是产地,加上扬州数百年一直为人所称道的传统工艺水平,柞榛家具扬州产并非绝无可能。 扬州工 的痕迹被历史抹杀 柞榛的价值,虽然得到一部分收藏者的重视,更多的却流落外地,打上别人的印记。 李声白指着店堂正中那张他最喜爱的禅凳说。 那张禅凳制作很精美,尤其是凳腿位置的 拐子龙摚 (一种演化之后的游龙造型)很是特别。 这是典型的 苏工 (江苏一带工艺)。 据李声白介绍,历史上有 苏工家具 一说。 分为 苏南工(苏州) ,和 苏北工(南通、扬州) 。如今在柞榛家具上, 扬州工 的痕迹随着实物的流失及人们的漠然,基本已被历史抹杀。 对于李声白、陈扣俊等一些对古木家具颇有研究的老扬州而言,流失的不仅是柞榛家具这个实物,还有历史的遗存。 柞榛树很不常见,流存于世的古柞榛家具尤为珍贵,若成为别人的东西,实在可惜。 李声白不无遗憾地表示。

秦汉三国
潍坊女性网
租房准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