庆阳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独战星空 第一百八十九章 藏书阁的规矩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7:48:01 编辑:笔名

独战星空 第一百八十九章 藏书阁的规矩

李昊满心欢喜,他最兴奋的,无疑就是能翻阅这些武学文籍了。

因而,李昊开始不断的翻阅过程,他同时发挥真意,与几本武学文籍取得共鸣。

上乘的武学文籍悬空于面前。

几本武学文籍悬于胸前,李昊看了看,一边运转武道真意,翻阅着这些上乘武学。

藏书馆深处,那位老者危坐在椅子上,捧着一本书,正瞧得津津乐道。

良久,他发觉藏书馆太安静,连一个脚步声也没有,未免有些反常。

这位老者看书,头也懒得抬,暗地反思道:“刚才那xiǎo子被扣了学分,现在唯恐极为担心,不晓得该学哪一本武学文籍好。”

“呵呵,少年武者哪怕天姿纵横,在这样茫茫多的武学文籍面前,也不免会分散判断力,这个xiǎo子只是一个大一年级学生,就能进入华夏高等藏书阁,看起来是一个天才,这样的少年,坏处就是过分自信。

想及此处,这位老者暗自diǎn头:“这样也好,让这xiǎo家伙再选一会儿,我到时给他一diǎn提示吧,怎么説,这样的大一年级学生,肯定是华夏学院重diǎn栽培的少年修炼者。”

老者心中做出了这样的决定,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,寻找着李昊的身影。

藏书馆中央,映入老者眼中的一幕,却令他一双老眼圆瞪,登时,脸上便是乌云密布了。

一道声音响起道:“你这个臭xiǎo子在做什么?”

华夏高等藏书阁中央,一个少年站在那里,他身周悬空着四册书籍,每一本皆蕴含着一股微妙的波动。

四周宛如有几双无形的手,将书捧在那里,一页页的翻着。

那位老者双眼圆瞪,眼珠子差diǎn掉到地面,自从他担任华夏高等藏书阁的管理员以来,还从未见过这样诡异的情景。

“你这个xiǎo子,立刻给我停下来。”

老者又一声大喊,身躯爆发一股气息,空间都震动起来了。

身形一闪,下一刻,老者便出现在李昊面前,怒容满面道:“立刻停下,否则,我将你逐出华夏高等藏书阁。”

气息笼盖,李昊只能停下来,任由武学文籍回到原位,一脸的莫名的委屈道:“老先生,又怎么了?我该当没有违规吧?”

“你敢説没有……”

老者怒意更盛,指着李昊鼻子,正要大骂,可是他也不知道,这xiǎo子违犯了那一条规则?

在华夏高等藏书阁任职这么多年,老者对于藏书馆的事情倒背如流,但是,这个少年的举止,倒是没有违犯任何一条。

但是,这个xiǎo子又同时在翻阅武学文籍。

藏书馆的规矩这般刻薄,就是栽培华夏学院的学生们的互助,促成他们的进步心。

眼下的这个xiǎo子,愣是一diǎn学分没有付出,就白白的翻阅了几本武学文籍。

而且,如果任由他这样下来,华夏高等藏书阁的武学,这xiǎo子可以全阅览了。

“你这个xiǎo子。”老者越想越气,身体颤抖起来。

李昊则是一脸无辜,发挥出了一丝武道真意,又是一本武学文籍飘到面前,自动翻页。

“老先生,这些武学文籍自己飘过来的。”李昊説道。

老者气得满脸充血,不断深呼吸道:“你……”

“老前辈,你别激动,没事吧,要不要去休息一会儿?”李昊好心的安慰道。

老者手一挥,一股雄厚的内力透出,将李昊震退了几步。

这位老者见此情景,面露惊容,回过神来。

这个少年能同时与几本武学文籍取得共鸣,掌控了数种武道真意,而且,每一种达到了相当的境界。

老者一击,哪怕是一名战灵级强者也无法承受,但是,这个少年仅是被震退几步。

“难怪在大一年级时,就能积聚这么多学分了。”

老者凝视着李昊,脸色阴晴不定,旋即,怒容再现。

“就算你是绝dǐng天才,也太目无师长了。”

李昊连退几步,不禁想着,能在华夏高等藏书阁担任管理员,果然不是省油的灯。

这位老者的力量果真强大。

华夏学院,这样建校的名门学府,其底子之深厚,彻底超出了一般想象。

不过,李昊倒是毫无惧色,他双手一摊,委屈道:“老先生,我可是来华夏高等藏书阁查阅武学的,我这样一位勤学的学员,你怎么能这样看待?”

“你有脸这样説?”

老者恨不得当场把这少年给揍一顿。

藏书馆的规矩摆在那里,李昊没有违犯其中任何一条,哪怕是他把这里的武学文籍翻遍了,那也是白看。

“好,每过百年,必有你这样的刺头学生出现,xiǎo子,你等着。”老者生气,却是出于无奈,只能走了过去,重新坐在椅子上

李昊也不管他,继续发挥武道真意,翻阅着一本本的武学文籍。

李昊説道:“老先生,你是不是不舒服?要不要休息一下,这里有我帮你看着呢。”

闻言,老者气得差diǎn当场暴起。

老者平复呼吸,瞪着不远处的李昊,咬牙切齿,他要想个办法来制裁这xiǎo子。

不知不觉,一天的时间便过去了,李昊从武道中回过神来,窗外已经是夕阳西下,一抹暮色爬了进来。

长叹一口气,李昊闭目瞬息,睁开眼睛,对着老者挥手告别道:“老前辈,那我先走了,明天见”

老者于坐了一天,也被气了一天,脸色铁青的吓人。

李昊决定未来的数天,全部待在华夏高等藏书阁了。

第二天,李昊再次来到华夏高等藏书阁时,老者铁青着脸,指了指桌上的华夏高等藏书阁阅读规则,其中加了一条,武道禀赋极端超卓的学员,每天只能借阅五本武学。

“这……”

李昊看着新加的一条,瞠目结舌。

老者嘴角静静抽搐,恨声道:“这是院部连夜研究的决定。”

李昊有些担心,不过勉强还能接受。

随后的一周,李昊都是在华夏高等藏书阁中度过,他身心进入到浩瀚的武道中,掌控的功法,战技又有了更深一层的进步。

他现在对数种武道真意的贯穿,堪称是达到了一定水平,以这样的可怕力量。

讲台上,星玲雪坐在那里,别説是男子,哪怕是课堂里不少女生,也不禁为之倾倒。

从半个xiǎo时前,星玲雪走入到现在,李昊看到,很多学生们不做题了,全部都在盯着星玲雪看,一副迷醉的神情。

李昊暗地叫苦,星玲雪不愧是华夏学院学员心中的女神,又哪里会继续检验。

端详着星玲雪绝美的相貌,李昊现在很想站起身,等附近的同学舍友们写完。

可惜,这些话终是不能説出口的。

瞧了瞧时间,已经过了一半了,李昊不禁挠头,这可如何是好啊

这时,李昊眼睛陡得一亮,他看到聂龙带着一群执法队成员,鱼贯而入,走进了课堂里,这些人面色森严,四处巡逻,维持着次序。

李昊立刻坐直身体,朝着聂龙指着。

可惜,聂龙却向李昊耸肩,露出了一个无奈的脸色。

见聂龙也是心有余而力不够,李昊心中叹了一声,我这次真垮了。

此刻,讲台上星玲雪站起身,轻盈走了过来,低声説道:“李昊,是不是有什么问题?”

李昊无奈道:“题目太难,我不会呀。”

“不会呀。”

星玲雪站在他身边,淡淡的馨香传来,她指着一道题。

“这题目很容易……”

话未説完,她反响过来,歉然道:“现在是不能告诉你答案的,你认真考虑一下,这些题目是蛮容易的。”

转身,星玲雪又走了。

望着星玲雪美丽的身影,李昊倒是欲哭无泪,刚燃起的希望又幻灭了,对学姐你是简单,对我来説,那就是难如登天了

李昊只能呆望着这份测试卷,随后,他感到一道道尖利的眼光刺来。

附近的学员们正怒目而视,一双双眼睛里妒火中烧,几乎要把李昊diǎn燃了。

李昊心中一凉,果然,以后的检验时间里,课堂里的学员,都将自己的试卷捂得严实,根本不给李昊偷瞄的机会。

上交试卷的时候,李昊只能欲哭无泪。

第二天夜晚,华夏学院的院部大会堂中,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宴会,绝大多数的学员到场。

这是每年华夏学院最盛大的宴会,是一场欢迎会。

这场宴会结束后,大四的学员将走出学院,不再是华夏学院的在校学员了。

这是一场欢迎会,也是一场迎新宴会,大一学生快要进入大二,才算是真正融入到华夏学院中,被高年级的学员们所接受。

院部的大会堂很大,这里实际上是一座庄园,四周一棵棵青松巍峨。

一棵青松下的长椅上,李昊、王强坐在一起,低声密语,低声密语,后者则是一脸的的恨铁不成钢。

“你竟交了大半张白卷,也太难看了吧。”王强一脸的鄙视道。

李昊撇嘴道:“我是武学方面冠军,哪晓得星老师会来监考。”

不远处,聂龙、任xiǎo东、秦羽等人走来了,看到李昊,一群人不禁大笑,明显是知道了李昊的事情。

“你应该和我打个招呼,考场上向我求救,我哪里会有办法。”聂龙装成一脸无奈,在那里説着。

“其实问题很简单。”任xiǎo东则是落井下石,不断的挤兑李昊。

李昊一脸悲忿,指着聂龙和任xiǎo东,这两位家伙太卑鄙了。

一群人一阵哄笑,可以看到李昊的样子,全都是皆大欢喜,这个少年的武道禀赋夺目,通常让人感觉到遥不可及。

秦羽则含笑道:“李学弟,你放心,考核的效果只是一方面,不需过分担心。”

“希望如此吧。”

李昊diǎn了diǎn头。

任xiǎo东端着酒杯,观光着附近的风景,流露出一种优雅的姿态,他不经意地説道:“学弟,碰着其他学院的学生,你可不要心慈手软。”

“什么?”

李昊闻言惊诧,一脸茫然,怎么任xiǎo东的意思,则是让他去挑事一般。

“没错,给我狠狠教训他们。”聂龙也是一脸狠厉。

“碰着其他学院学生,直接动手,只有不弄出人命,一diǎn事都没有。”

李昊倒吸一口冷气,聂龙这是迫使他犯罪呀,重伤另外学院学员,那但是相当重的罪行。

巴彦淖尔治疗月经不调费用
济源治疗阳痿方法
通化治疗男科医院
巴彦淖尔治疗月经不调医院
济源治疗阳痿费用